【银行高管的新婚夫人】

门里门外陈庭嘉站在友谊宾馆的130号总统套房外,不禁踌躇起来。转身回去?她不禁自问:难道就这样放弃自己辛苦拼搏来的一切?自从05年从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播音主持专业毕业,凭借着166的身高,48公斤惹火的身材,漂亮的面孔,自己很快在大秦王子3里饰演香檀公主的角色。但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却始终只是被人打上三,四线女星的标签。12年初,陈庭嘉豁出去与电影出品人闹出了艳照门事件,为自己主演的作品着实炒作了一把。可惜这拼尽全力的一搏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回响。直到毛小峰出现,她的事业才有了转机。毛小峰,明升银行的行长,美国海归,年方40,年薪400万,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。虽生性风流,在看过陈庭嘉的艳照门后,惊为天人,下决心要追到手。当他通过关系,第一次见到陈庭嘉时,便送上了一辆300万的奥迪A4.得悉庭嘉的事业没有起色后,他马上通过关系将她介绍给主旋律剧组演出一个重要角色:女政委。陈庭嘉被感动了,同时也明白了,在社会上要混得好,还是要靠人脉,自己条件再好,没有贵人扶持,只能是事倍无功。在故作矜持,讨价还价后,两人最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可是天有不测之风云,刚刚新婚了两个月,明升银行就被人恶意收购。身为行长的毛小峰虽然使出浑身解术,避免银行落入他人手中,可他错估了这次恶意收购的背后对手。很快他被纪委带走调查,面临牢狱之灾。这些日子,陈庭嘉终于打听到,原来要鲸吞民升银行的,就是安国保险的CEO和董事长吴晓晖!陈庭嘉千方百计的和吴晓晖联系上,她希望自己能说动吴晓晖,求他高擡贵手。此时吴晓晖正坐在总统套房的沙发上,穿着浴袍,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晓晖最爱看的《红楼梦》,和一部剧本《甄仁隐和贾仕存》。什么烂剧本,居然敢自诩为当代红楼梦!「吴晓晖心里暗骂道。但据说这部网路文学,最近很受追捧。制作单位希望吴晓晖能投资,因此把改好的剧本拿给了吴晓晖,让他过目。厅里电视上播放的是《战地咆哮》,里面的女政委正是陈庭嘉。一身朴素的着装,但仍然难挡陈庭嘉傲人的身材,高耸的双峰把土里土气的衣服撑了起来。真是一个尤物,吴晓晖赞道,下面莫名的有些发热。陈庭嘉终于鼓起勇气,用力的敲了敲门。屋里的吴晓晖看了看电视旁的监控,知道是她来了。便起身去开门。「哦,是陈女士吧,快请进,快请进。」虽然吴晓晖穿得如此随便,让陈庭嘉感到很唐突,但其热情的态度,和气的笑容让陈庭嘉仿佛在绝地里看到了生路,打了声招呼便走进了房里。沙发「快请坐」吴晓晖拍了拍沙发,示意陈庭嘉坐下。今天的陈庭嘉外套下穿着蓝色深V短裙礼服,白嫩的酥胸露出一条深深的事业线。下面的长腿套着黑色丝袜,着实迷人。吴晓晖不由得看得有点儿怔住了。陈庭嘉毕竟打滚多年,「咦?这个剧本是网络上正火的《甄仁隐和贾仕存》吧?」。从主人屋里的特殊的东西切入,是消除彼此之间隔阂的最快手段。一看到剧本,陈庭嘉的双眼里不禁放光。「是啊,陈女士果然是内行。制作团队希望我能投资。」投资人?!陈庭嘉的目光被剧本紧紧吸引了,视线无法挪开。如果这部片子自己能够参演,那该多好啊。可是,毛小峰被抓,哪还有大制作会来找经济罪犯的老婆拍戏呢。况且,剧组应该已经找好了演员了吧?想到这,陈庭嘉原本泛光的脸色不禁又沉了下来。「剧本刚拟好,听说他们女主角还没定呢。」吴晓晖在旁边观察着陈庭嘉的一举一动,洞若观火,若有若无的把话题推了一把。女主角!如果在这最低谷的时候,自己能有机会,那无异于绝处逢生啊。「这么好的制作,肯定要一线的女明星才可能吧?」陈庭嘉沉吟了一句。陈庭嘉低头凝眉的神态,露出雪白细滑的长颈,外套的领口敞开着,里面的雪峰若隐若现,吴晓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。「什么一线二线,真正有才华的人未必能得到俗人的赏识。」这句话有如闪电,直击陈庭嘉的内心,仿佛一瞬间找到了知音,完全没有意识到吴晓晖的大手趁机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自己已经成了别人怀里的猎物。等她回过神来,吴晓晖手一用力,已经将她搂入怀里。陈庭嘉本能的抗拒,双手推拒。谁知吴晓晖又放话来:「我看这个女主角你最合适了不过了。」吴晓晖每句话都很短,但每句话都点中了陈庭嘉的死穴一般,使她的立场一下子又迷失了。而这时,吴晓晖已乘势搂紧了她,嘴巴对着她的粉脸和香颈狂轰滥炸起来。「嗯,不要,不要这样。」陈庭嘉迷茫的嘟囔着。吴晓晖听着陈庭嘉嗯嗯啊啊的呓语,感觉到她柔弱无骨丰腴的身体并无激烈的反抗,心里一喜。这种胜利的喜悦刺激着他浴袍下赤裸的下半身,更加的坚挺了。陈庭嘉瞬间的意识清醒,使她用力的后仰,希望躲避吴晓晖的嘴唇。可这小小的反抗也被吴晓晖利用了。他顺势往陈庭嘉身上压了过去,一把将她压在大沙发上。吴晓晖抓住陈庭嘉的双手,按在她肩膀两侧,嘴从她的脸上,脖子上下移,向雪峰攻去。而此刻,陈庭嘉等于侧躺着,将自己短裙内的肉臀无情的出卖了。吴晓晖的下体很快意识到这个破绽。陈庭嘉精心准备的高档香水,刺激着吴晓晖的情欲。原本想温存一番,细细把玩的兴致早已抛出九霄云外。吴晓晖决定速战,攻破陈庭嘉的壁垒再说。打定主意,吴晓晖上身压着美人,腾出一只手向陈庭嘉的短裙里淘去。「宝贝儿,你今天真性感啊,好香……」,吴晓晖用淫词浪语分散着陈庭嘉的注意力。「不要,嗯,不要……」,陈庭嘉的头用力的向后仰,空出的手半推半就般抓着吴晓晖的肩膀,完全没有注意到吴晓晖另一只手的战略迂回。没等陈庭嘉回过味来,吴晓晖抓住短裙下的真丝内裤,用力的向下拉扯到美人的膝盖。陈庭嘉忽听得嘶啦声响,下半身忽然一凉,惊觉自己就要彻底失守了。「啊,不行,不可以」,她用力的将原本死死压在自己身上的吴晓晖推离了些许。但吴晓晖完成任务的手很快回防,重新抓住她的手腕,又将她压在了软绵绵的大沙发里。「宝贝儿,都到这份上了,你就成全我吧……我爱死你这个香喷喷的大美人儿了……这电影的主角非你不可……」,吴晓晖嘴上胡言乱语的攻击着陈庭嘉的心理防线,躲在浴袍里无拘无束的阳具早已赤红如铁,方便的露了出来,摩擦找寻着它的目的地。「小峰,原谅我……我也是不得已啊……你也希望我今后的生活会好吧」,肉体上难以做出反抗的陈庭嘉,迷乱的给自己寻找着精神上的借口和出路。此时,吴晓晖的宝贝已经抵达了陈庭嘉的肉缝。「好大……好烫」,下体突如其来感觉让陈庭嘉忘了羞耻的呻吟道。「呵呵」,吴晓晖奸笑道「马上你就知道,它还好硬呢」。说着,吴晓晖用力一挺,硕大的阳具突破关隘,一插到底。「啊……」,陈庭嘉一声惊呼,整个阴道仿佛被完全塞满了一般,身体向上弓起。「好紧啊」,吴晓晖只感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爽痛快,看来这新婚的短暂时光,毛小峰并没有太多时间开发自己的美人儿。陈庭嘉弓起的上半身,让她的双峰不自觉的耸起,看得吴晓晖双眼差点儿喷出火来。双手一拉,将深V礼服用力的拉到腰间。礼服里面居然是真空的,一对豪乳震荡而出,坚挺的乳头,粉嫩的乳晕映入眼帘。「骚货,内衣都没穿,早就打算献身给我了吧」,吴晓晖继续用粗言秽语摧毁胯下美人儿的自尊,双手迫不及待的抓住把玩美人儿的玉峰,嘴巴张开,咬住其中一个。「啊,轻点儿……疼」,陈庭嘉紧锁双眉,闭着眼忍受着男人的蹂躏,不敢正视眼前发生的一切。此刻,陈庭嘉已上下失守,在吴晓晖下体不断的浅进浅出下,阴道里已産生了些爱液,越来越润滑起来。而随着陈庭嘉越来越适应,吴晓晖也加大了活塞运动的幅度和频率,将陈庭嘉的双腿打开,膝盖压向胸侧,使陈庭嘉的雪臀高起。破损的丝袜和真丝内裤悬在陈庭嘉的脚踝上,一晃一晃的。吴晓晖如打桩般在沙发上抽干着美人儿。屋里不久就充斥着淫靡的气息,女人的娇吟,男人的爽哼,混杂在一起。久无男人爱抚的陈庭嘉,终于无法忍住,被干得高潮了,丢盔卸甲,香汗淋漓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虽然如此,吴晓晖还是有棋逢对手的感觉。自己在美人儿晃眼的乳峰和紧凑的蜜穴攻击下,也几乎到了极限。比我前三任的老婆可强多了,她们在我的攻势下可接不了这么多回合,总是草草收场,扫兴,吴晓晖心里想着。乘着自己先赢一阵,吴晓晖贪婪得不舍得就此把自己的阳具拔出来。他用力环住陈庭嘉,将她柔弱无骨的身子抱了起来,然后自己半坐半躺在了大沙发上。这样一来,陈庭嘉如面对着他差腿跪着。吴晓晖很喜欢这个姿势。右手将美人儿环腰一抱,不情不愿的美人儿将双峰紧贴了上来,又软又滑,又大又弹,说不出的舒服受用。而且美人儿的表情神态一览无余,又羞涩,又满足,又兴奋,又似心有不甘。虽然女上男下,但谁是征服者却并无变化。陈庭嘉嗯了一声,半睁眼偷瞄了一下吴晓晖,看到他淫淫的看着自己,马上羞涩的把头别开,眼睛闭了起来。吴晓晖呵呵一乐,左手往美人儿背上一压,享受着美人儿送的波饼,嘴巴在美人儿脸上,耳朵上又亲又舔。「这就交货了?」,吴晓晖继续挑逗和羞辱着怀里的新婚少妇,「我还没爽够呢」。说着,吴晓晖大腿一开一合,那阳具又在陈庭嘉体内进进出出起来。「啊……嗯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啊」,陈庭嘉的胸压着男人,屁股不时被刺激得擡起又放下,套弄着阳物。身体的蠕动,带动着胸口的两团肉球,摩挲着。吴晓晖忍不住将左手收回来,抓住右边的豪乳揉搓把玩儿。庭嘉的套弄越来越快,身体也慢慢起来,双乳随着身体上下晃动,头因为兴奋后仰着,如瀑布一般的长发抖动着,看得吴晓晖如痴如醉,加快了抽插。感官的刺激让吴晓晖很快兴奋得难以自持,他一个翻身,重新将陈庭嘉压回沙发。陈庭嘉背陷进大沙发的靠背里,双腿搭在吴晓晖双臂上,屁股又被擡高向上,爱液随着随着阳具的进出涌出。而要命的是,自己的居然正对着那交合的地方,无法回避。她又想闭眼,可被淫笑着盯着她的吴晓晖制止。「不准闭眼,好好看着我们那里」。陈庭嘉哀怨无奈的眼神,极大满足了吴晓晖的征服欲望。他每一次的抽插都因为兴奋而大进大出。而吴晓晖的大动作,和满眼的淫靡的交媾场景,也刺激着陈庭嘉的感官。她全身泛红,也已到了高潮的边缘。「噢……噢……宝贝儿,我要射了……爽,爽……」,吴晓晖闷喊着。「啊,不行……不能射到里面……」,陈庭嘉本能的抗拒,但连续的快感和舒适的大沙发,使她虽然百般不情愿,却无法用力抵抗。就在她伸出双手,想推开压向自己的吴晓晖时,感到吴晓晖猛的一僵,全力的压向自己,屁股连续的向自己挺过来,下身感到炙热的液体冲进了自己的身体。陈庭嘉感到无力,憋足的劲儿一松,快感猛的占据全身,同时高潮了。趁着压向美人儿的劲儿,吴小晖松开了陈庭嘉的两条玉腿,抱住了美人儿,两个人影滚到了一处。浴室两个人搂成一团,互相调笑。吴小晖感到从没有过的满足感。从普通的一个农村少年,一步步走到今天,成为举足轻重的保险公司成立人,CEO,董事长,个中的酸甜苦辣,只有自己能够体会。而他之所以喜欢红楼梦,就是因为他深谙其中的人事哲学。贾府是因为贾妃而荣耀,小红是因为凤姐而得势,一个人本领再大,不得贵人庇护,便难有作为。普通人尚且如此,何况他这样一个出身农村,有两个弟弟和妹妹的长子。因此,当他有幸凭自身努力进入工商局工作,他便一直寻找靠山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局里,他认识了卢市长的女儿。在把市长女儿追到手后,他毅然绝决的和第一任老婆离了婚。并在岳父照顾下,下海卖汽车。没有关系的下海,那叫裸泳;有后门的下海,那叫捞金,如此,完成了其初始的积累,并因此结识权贵,进入基建投资集团工作。随着财富,身份地位的节节高升,原本的生活又一次无法满足其野心和欲望。在集团内,他有幸认识更高级别的官员孙女。在追到手后,他再次选择了和第二任妻子离婚。利用婚姻,他实现了自己的抱负,以资本为武器,纵横驰骋,无往而不利。然而,这毕竟是攀龙附凤,他人庇佑的结果,虽然得到自己想要的,但终究不是征服女人,而仿似被女人所征服。而如今,他斩断第三次婚姻,去征服女人,别人的老婆,这种快感,别有一番风味。两人都有点儿疲惫,休息了一会儿,浑身都是汗。「啊,真痛快,你也很久没这么爽了吧?」「讨厌,不害臊!」「哈哈,一身汗,洗个澡吧」,说着,吴晓晖坐起来,一把将陈庭嘉抱了起来,向浴室走去。他真的好有劲儿啊,陈庭嘉心想,小峰和他比,简直就是个文弱书生。陈庭嘉双臂环着吴晓晖脖子,头藏在他的胸口。她哪知道吴晓晖心里的算盘。之所以想要鸳鸯浴,是因为刚才一轮急攻,击垮了陈庭嘉所有防线,接下来才要好好把玩儿,享受。而且刚才急急火火,两人身上的衣服还都没脱个干净,洗澡的时候,正好可以好好的把到嘴的肥羊剥个干净,好好欣赏。到了浴室,吴晓晖把陈庭嘉放下,马上就迫不及待的抱着美人儿,吻到了一处并上下其手起来。摩挲了一会儿,吴晓晖一手从后面勾在了陈庭嘉的两腿之间,「啊……」,陈庭嘉一声娇呼,本能的双脚垫了起来,吴晓晖贪婪的用嘴在她脖子,下颚和胸口游移。陈庭嘉重心不稳,一手抱着吴晓晖的头,一手向后撑在了洗脸台上,为了保持重心,两只手都不能闲着。吴晓晖另一只手趁机从陈庭嘉的大腿向上游走,捏拍她的肥臀,啪啪作响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「,」你好坏……啊「,陈庭嘉语无伦次的乱叫着,」别玩了,快洗澡吧,否则我又……「。吴小晖干笑两声,将陈庭嘉转过身去,从后面搂住她的腰,嘴吻着她的耳朵,脖子。洗面台上的大镜子,反映着两个人。吴晓晖偷瞄着镜子,陈庭嘉头向后仰,呼吸有些急促,胸口起伏,丰满的乳房一起一伏,左手环向后面,搂着吴晓晖的后脑,右手搭在吴小晖在她腰部的右手上。浓密柔顺的秀发厮磨着吴晓晖的脸,一阵阵香波的味道刺激着吴晓晖的鼻腔。吴晓晖看着镜子入神,左手也不闲着,解开陈庭嘉的腰带,本已盘结在腰间的蓝色礼服终于掉在地上。陈庭嘉终于完全成了一只脱了毛待宰的羔羊!陈庭嘉身材好,身高也不矮,私处有着不稀的阴毛。吴晓晖在镜子里看着真切,手顺势就往下摸了过去。「嗯,别……羞死了」,陈庭嘉还没说完,就觉得一个热乎乎的棒子在自己后面的屁股缝里磨来磨去。前后失守,陈庭嘉手足无措,只能任由吴晓晖胡来。「啊,宝贝儿,你的屁股可真大啊」,这么直白的挑逗还没让陈庭嘉回过味来,吴晓晖将她双手撑到洗面台上。忽然,陈庭嘉感到一条软软热热,湿湿滑滑的东西扫磨自己的私处,而吴晓晖的双手搭在自己的大腿两侧。「啊,不要,脏……」,陈庭嘉从镜子里看到吴晓晖跪在自己后面。「让我好好看看,呵呵,真美啊,美人儿」,吴晓晖挑逗着。热气,热舌,都招呼在自己那里,陈庭嘉感到很羞耻,但又很兴奋。吴晓晖时而舔,时而钻,时而堵,搞得陈庭嘉异样的感觉,身体不自觉的又有了反应。「嗯?又有感觉了,看我把它都吸出来。」「嗯……不要……脏……」,边说着,陈庭嘉不自觉的扭动着屁股,摩擦着吴晓晖的脸和嘴。像是在躲避,但又像是在享受,不久,下面就被搞得湿乎乎的了。吴晓晖开始实施他的计划。他站起来,从后面抱住美人儿,舌头撩拨着美人儿的耳侧。「宝贝儿,感觉怎么舒服吗?」「嗯……」陈庭嘉不知所以的应到。「接下来轮到你啦」,吴小晖把陈庭嘉拉离洗面台,从背后一顶陈庭嘉的膝窝,陈庭嘉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。「啊,你要干什么啊?」,陈庭嘉抗议道,而吴晓晖则转到了她身前,淫荡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「啊,不行,不行,太恶……唔……」,还没等她说完,陈庭嘉便只能发出嗯嗯的哼声了。吴晓晖两只手按在陈庭嘉的后脑上,每次陈庭嘉用撑在他双腿上的手刚撑开一点儿,他便用力再将她的头压回自己的胯下。阳具在美人儿嘴里又湿又滑又暖的感觉,真的让他爽翻天了。呼,以前三个老婆,谁都不会为他做这种事,这第一次就是一个美人儿为自己服务,真的比想象的还要好。可怜了胯下的陈庭嘉,以前都是靠矜持高贵才使毛小峰收心,可现在被逼着做这样的事,不习惯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吴晓晖享受着,从上面俯视着陈庭嘉吞吞吐吐,和她那傲人的双峰,已经射过一次的阳具,在这样的刺激下很快又找到了雄风。吴晓晖松开美人儿,陈庭嘉恶心得干吼两声,口水眼泪都流出来了。不等她恢复,吴晓晖从后面把她托起,双手重新撑着洗面台,耳朵和耳朵厮磨着。「你……太过分……啊」了字还没出来,陈庭嘉又感到了私处被人充满的感觉。「谁叫你这么美……哼……干死你……」,吴晓晖粗鲁的快要抽出,再狠狠的向前齐根没入,深得白虎腾的精髓。强烈的撞击,使浴室里弥漫着淫靡的啪,啪声。陈庭嘉的双手用力支撑,丰满的肉臀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剧烈撞击,胸前的白雪峰倒垂,伴随着每次撞击,前后大幅度的摇晃,化作一圈圈的乳舞。镜子里淫靡的景象和下体强烈的刺激,冲击着陈庭嘉的神经。几十下后,陈庭嘉尿意十足,「啊啊……快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」。可是吴晓晖却慢慢停了下来,舌头卷着美人儿的耳朵,「叫我老公」,吴晓晖命令道。「嗯……」陈庭嘉尚未从毛小峰新婚少妇的角色里抽离出来,一时迟疑,违抗了命令。吴晓晖猛的把粗大的阳具抽离,「快点儿,叫啊」,陈庭嘉下体本来接近高潮的蜜壶,突然失去了刺激源,整个屁股不受控制的向后蹭过去。「老公」,陈庭嘉忍不住屈服了。「诶,我的乖乖老婆,什么事啊?」吴晓晖故意挑逗着,下面昂起的龟头顶在蜜壶口,却故意不进去。陈庭嘉终于明白了吴晓晖的意图,要在精神和肉体上,双重占有自己。不仅要享受自己的肉体,还要玩弄自己的意识。「快……快干我吧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「,陈庭嘉忍无可忍的叫了出来。在狭小的浴室里,回荡着美女向征服者的讨饶声,吴晓晖的征服感满足到了顶点。「是你求我的,那就让老公我干死你这个淫娃荡妇吧」,话没说完,吴晓晖扶住陈庭嘉的腰肢,恶狠狠的将自己的阳具一插到底,又开始了快速的大出大入。陈庭嘉马上又兴奋的啊啊直叫。叫声回荡在浴室里,陈庭嘉很快又到达了高潮。吴晓晖把淋浴打开,热水从头而降,腾起阵阵迷蒙的雾气。陈庭嘉从头到脚光洁溜溜,一览无余。真是个尤物,前凸后翘,作为一个花瓶式的女演员,保养得自然格外的好。吴晓晖恨不得用目光奸了这个少妇。在水雾中,他把陈庭嘉逼到墙边,一手抓揉着美人儿的乳房,不管干不干净,把刚才口交过的舌头强伸到美人儿的嘴里,和美人儿的舌头搅在了一起。或许因为之前射过精,本来就练就一身好体格的他,阳具依然涨得难受。他用手将陈庭嘉的一条腿起来,使陈庭嘉的私处更向前。陈庭嘉自然预感到将发生什么事,「啊,不要啦,歇会儿吧,下面胀得很呢……啊「,还没等她抱怨完,下体又被充满了。吴晓晖另一只手将陈庭嘉的手压在淋浴房的墙壁上,身体伴随着抽插一阵阵用力压向她丰满的乳房,仿佛要把她压进墙里一样……床第之欢在浴室里胡天胡地一番后,两人洗漱完,都疲惫的躺在套房舒适的大床上。陈庭嘉当胸围了白浴巾,吴晓晖只把浴巾裹在腰上,遮到膝盖。陈庭嘉头枕着吴晓晖的肩膀,随意的翻着《甄仁隐和贾仕存》的剧本。而吴晓晖一手挽着美人儿,正在无聊的看着录像里陈庭嘉出演的古装戏。看到无聊处,吴晓晖想起这间安国保险包下的总统套房已秘密安装了监控系统。他把频道转到监控,倒了带,开始欣赏起从陈庭嘉走进这间套房后发生的一切,嘴上露出了狡猾的笑意。过了一阵儿,陈庭嘉翻了一页剧本,手无意间触碰到吴晓晖的浴巾,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柱状物体。女人的本能让她马上意识到什么东西不对。她回头看见吴晓晖淫笑着看着电视。我在剧里都穿得很严实啊,有这么下流吗?陈庭嘉不解的转头看向电视。只见电视屏幕上赫然出现的,居然是刚才两人偷情苟合的画面。「你……你怎么都拍下来了,羞死人了……」,陈庭嘉说着,红着脸把头埋在吴晓晖的胸前。她心里知道,自己以后的命运看来只能任由这些录像的所有者摆布了。「呵呵,有什么怕羞的。你的人都是我的了」,说着话,吴晓晖侧侧身,手顺着陈庭嘉的大腿又滑向了她的私处,「宝贝儿,话说回来,你可真是一个又骚又浪的尤物啊」。吴晓晖肆意的挑逗和羞辱着到手的女人。「唉,别……动啊,那里都给你操肿了」,陈庭嘉呻吟着。或许是自从丈夫被带走后一直没做,又或是悬着的心忽然有了着落,陈庭嘉今天也是沉浸在欲海里,无法自拔,一时做得未免有些多了。可这句话,无意间又让吴晓晖冒出了另外的坏主意。「哦,那里都肿啦?嗯,那……不如玩玩没有肿的地方吧」,说着话,吴晓晖搂着陈庭嘉的手向下抚过陈庭嘉的雪臀,中指向两座山中间的深井探了过去。「啊,不行,那里不行啊……」陈庭嘉急急想把侧躺的身子翻过去,把吴晓晖不老实的手压住。可吴晓晖另一只抚摸她大腿的手立刻箍住她的长腿,陈庭嘉已然失去了抵抗的先机。而此时,吴晓晖的手指已经嵌进了肉山里,到达了井口。「啊,那里真的不行,不行啊……」,陈庭嘉无助的哀求着,而这种软绵绵的娇求,反倒刺激的吴晓晖得寸进尺,更加胡来起来。「怎么不行呢?难道……还没被开发过?嗯?哼哼」,吴晓晖试探着进攻着。「嗯」,陈庭嘉羞于啓齿,等于承认,其实反倒成了鼓励。「呵呵,太好了,虽然你前面不是我开的苞,这后面我可要第一个吃螃蟹了」,说着,吴晓晖的一只手指已浅浅的挤进了井口。「啊,不要……不行……疼……」,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截,但从未有过的不适感传遍了全身,陈庭嘉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。吴晓晖一招得手,下定了决心占有陈庭嘉的后庭。他把手指抽出,趁着陈庭嘉翻身的劲儿,将她整个翻了过去,俯卧在床上,丰满的翘臀尽在眼底。「宝贝儿,我知道会疼,我会尽量温柔点的」,说着话,吴晓晖一头埋进了肉山里,仿佛恨不得要憋死在里面一样。异样的感觉从井口传来。「啊,不行」,陈庭嘉试图反抗,但腰被吴晓晖按住,自己的屁股上压着吴晓晖的头。自己想往左翻,就会被朝右顶回去,想往右翻,又会被朝左顶回去。想用力撑起来,又会被吴晓晖拉倒,重新回到原样。几次折腾无果,陈庭嘉仿佛没有了力气,只能任由吴晓晖胡来。吴晓晖用大量唾液喷涂在肉山中间的缝隙里,感觉着脸与陈庭嘉翘臀的摩擦,尽快给陈庭嘉后庭开苞的欲望越来越强烈。看陈庭嘉放弃了抵抗,吴晓晖从床边取出了润滑液,用手指涂抹并插进陈庭嘉的屁眼里。「啊,嗯,不要」,陈庭嘉无力的呻吟着,进一步刺激得吴晓晖血脉喷张,下体的那话儿硬得如铁一般。取出床边的安全套,吴晓晖递给陈庭嘉,「宝贝儿,我憋得好难受,快帮我套上」。陈庭嘉用肘支起身,哀怨的看着吴晓晖,不情愿的接过来,用手帮他套住了龟头。好大啊,难怪今天欲罢不能,陈庭嘉心想。正要继续,吴晓晖淫笑道:「别用手啊,快点儿。」不用手,那难道用……,陈庭嘉瞥了吴晓晖一眼。吴晓晖已迫不及待的挺动着将那话儿送到了陈庭嘉面前。陈庭嘉无奈的张开嘴,正要含住,吴晓晖一挺,已经将那话塞进了陈庭嘉的嘴里。就在陈庭嘉生疏着用舌头帮男人带套的时候,吴晓晖又有了新指令:「宝贝儿……噢……真爽,把屁股撅起来……」。陈庭嘉认命的跪起下半身,撅起了屁股,像一只狗一样服侍着吴晓晖。吴晓晖看着浑圆的肉山,用力拍了几下,啪啪作响。「噢……宝贝儿……好大好弹手啊」,吴晓晖夸到。胯下的陈庭嘉嗯嗯的哼着。吴晓晖沾着润滑液的手指又一次插进了井口,更深,更肆无忌惮。陈庭嘉已然感到今天自己屁眼的命运已不可能改变了。当陈庭嘉总算把套套裹住了吴晓晖强壮的阳具时,她似乎也适应了吴晓晖的手指对自己屁眼的肆意侵犯。一切准备就绪。吴晓晖绕到陈庭嘉身后,双手用力将肉山向两面分开,露出井口。「轻点儿」,陈庭嘉认命般的最后提醒了一句。炙热的如铁的梆梆顶在屁眼上。一阵吃痛和更强烈的异样感觉从屁股传来,虽然已经被吴晓晖的手指调教过,做足了热身运动,但这依然比自己的初夜还要疼上百倍一般。「啊」,陈庭嘉惨叫一身,很短促,眼泪飙了出来。因为疼的马上把牙关咬住了,只能发出闷闷的哼声。原本撑住上身的双肘完全失去了动力,塌了下来,使她的臀部向上挺得更高,显得更圆,更大,更晃眼。直肠的括约肌猛的收缩,将吴晓晖的阳具紧紧包裹,钳住,差点儿让他把持不住,直接交货了。「噢……果然比那里还要紧啊」,吴晓晖看着两人交合的部分。「疼,疼……」,陈庭嘉梨花带雨,想挪动臀部使自己舒服一点儿,谁知只带来更强的痛感。好爽,真是痛快,想不到摊上这等美事,吴晓晖心里乐开了花。顺着雪臀往上,陈庭嘉裹着的浴巾耷拉着滑向胸口。吴晓晖不想动得过急,一是不想快快交货,无法多享受一会儿开苞的成就,二是不想让佳人太疼,以后産生抗拒心理。但也不能闲着,吴晓晖将浴巾用力一扯,陈庭嘉便又光洁溜溜了,露出宽阔光洁的美背。陈庭嘉的体型可不娇小,也因此能扛得住吴晓晖贪婪的索取,倘若弱不禁风,不是棋逢对手,那也当真无趣得紧。吴晓晖把身体压上陈庭嘉的美背上,用舌头轻舔挑逗。两只手粗暴的硬伸进去,夹在陈庭嘉乳房和床褥之间。陈庭嘉自然明白吴晓晖想干什么,勉力擡高上身,让吴晓晖肆意把玩自己的乳房。「嗯,宝贝儿,你真棒啊」,吴晓晖的舌头游走在陈庭嘉的耳背,香肩和秀颈上,舔着陈庭嘉的眼泪,没头没脑的称赞挑逗着,缓解陈庭嘉下体的剧痛。过了一会儿,陈庭嘉似乎总算习惯了异物的入侵。在吴晓晖的挑逗下,也不再流泪了,身体也有感觉,开始回应吴晓晖的挑逗。吴晓晖将陈庭嘉一边的手臂擡起,环住自己的后肩,这样能更好的看着陈庭嘉的俏脸,也让陈庭嘉的胸部被自己居高临下的视奸。吴晓晖一手撑着床,一手仍然抓着陈庭嘉一边乳房不舍放手,嘴巴贴了上去,舌头不顾陈庭嘉的抵抗,硬挤了进去,和陈庭嘉的香舌绕在一起。等到陈庭嘉嘴里发出嗯嗯啊啊动情的声响,吴晓晖再也忍不住了,粗壮的双腿向两侧一开一合,带动着臀部微微的运动,被紧紧包裹的阳具开始做细微的进出。这种两侧的开合比前后的拉动轻微很多,陈庭嘉更好适应,很快,陈庭嘉嗯嗯啊啊的娇吟越发大声和急促了。「嗯……宝贝儿……」,吴晓晖一边上下不停,一边刺激着陈庭嘉,「你的后庭给我开苞了,……好紧啊」。陈庭嘉嗯啊想表示抗议,但全身上下,完全被吴晓晖控制着,动掸不得。「宝贝儿,今晚好爽啊,你从上到下的洞洞都被我插了一遍吧」,吴晓晖喘着粗气,下体的动作开始加大。陈庭嘉双手紧紧抓住床单,咬牙承受着,整个身体随着吴晓晖的进攻,摇颤着。「今天太累了,明天你还要给我乳交,我还想爆在你嘴里呢」,吴晓晖被下体的快感冲昏了头,将明天的任务也布置好了。陈庭嘉哀怨的瞥了一眼吴晓晖,只见他淫笑着,又把嘴凑了上来,驾轻就熟的撬开陈庭嘉的双齿。就在此时,吴晓晖身子一紧,在陈庭嘉的后庭里交货了。吴晓晖抱着陈庭嘉,并不急于拔出来,两个人影抱在一处。陈庭嘉瞥了一眼电视,只见监控画面上的自己被男人压着求欢,自己的命运终究是无法自己掌握吧。字节数:21892【完】